首页 区块链游戏正文

区块链游戏开发者与资金、用户、技术的缠斗

DAPPReview 统计的数据,2018 年春节期间,几大公链平均每日交易额较 12 月降低了 60~70%,在经历去年下半年的疯狂后,DApp 的热度跌落近半,没有“暴富效应”后,DApp 创业团队的资金问题就显现了。

此前,DApp 曾一度流行“礼包预售”模式,即在游戏上线前,就提前出售包含道具、券、代币等的“超值礼包”,团队先获得一笔收入支持后续的发展。随着 DApp 热度减弱,这种模式的吸引力逐渐减少。

“我们也想过这种模式,但最后发现与预期有差距,就放弃了。”Nicky 告诉 31QU,对策略类游戏来说,预售的模式对后进场的玩家不公平,所以没采用这种方式。

幸运的是,两次开发者大赛给他们带来了“启动基金”。

“参加大赛的时候,我们就是抱着获奖目的去的。”回忆当时的参赛初衷和取得的成绩时,Nicky 依旧难掩兴奋,当时团队刚组建,恰好赶上 NEO 举办首届开发者大赛,他们最终拿到了 50 万元奖金。

去年年底,团队又参加了波场举办的“TRONAccelerator”线上 DApp 开发者大赛,再次拿到了 3 万美元奖金。

而同期参赛的其他团队,就没那么顺利了。“当年和我们一起参加 NEO开发者大赛的项目,除了一两个幸存,大部分已经消失匿迹了”,Nicky 称,后来都没看到他们游戏传出任何关于上线的消息,“估计是放弃了”。

如果不是这两次大赛的奖金,BLOCKLORDS 的后续开发可能不会那么顺利,“我们接触了几个投资人,但现在的行情下,对方基本上都希望先看到游戏成品、用户数据后,再决定是否投资。” Nicky 表示,但对于 DApp 来说,前期正是急需资金的阶段,“没钱怎么有产品?”

一位去年 11 月就已入场,目前还在坚持的开发者白浩告诉 31QU,自从去年 12 月游戏上线火了一阵,吸引一批玩家后,“现在玩的人已经不多了。”他坦言,虽然“每周还会推出新玩法,但游戏已经不是团队的主要工作。”

在他们的游戏内测群里,还时不时有积极的玩家出来聊天,让群友聊聊 EOS 和目前的游戏,但畅谈 EOS、链游未来的玩家越来来少,管理员偶尔出现,回复用户多次询问的“最近是否要推出新玩法”疑问时,会留下一句:“如今保持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而没有充裕资金,已将游戏停服的邵夏团队已经退场,目前的状态是“观望”。

他们去年开发了一款卡牌游戏,由于玩家锐减、营收无法 Cover 支出,热度仅持续了两周,最后在玩家的一脸惊愕中匆忙停止了项目。如今3 个多月过去了,邵夏依旧没有看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再等等看”。


除了资金,DApp 团队还需解决获客问题。

一位深度参与 EOS 侧链开发的投资人告诉 31 QU,今年以来 EOS 的 DApp 整体数据每月下降 20~30%,寻找增量用户已经成为公链当前最紧迫的事情。

前段时间,一款基于波场开发的竞猜游戏占据了波场 DApp 日活榜首,该游戏客服小巴对31QU表示,他们的用户主要在海外。他进一步透露,“其实国内用户很少,没几个”。仅 2 天后,31QU 再次查看该竞猜类游戏排名,其已经从波场榜单周日活首位下落到第 5 的位置。

连博彩、竞猜类游戏的吸引力都变弱了,其他链游还有机会吗?

Nicky 团队寄希望于优质产品。据了解,他们正在开发的是一款以欧洲中世纪为背景的史诗策略类区块链游戏——BLOCKLORDS。

1.jpg

DApp 再也不是一门疯狂、稳赚的生意了。

无论对独立游戏开发者,还是从传统游戏进场的大玩家来说,现阶段除了博彩、竞猜游戏,其他类型的游戏要想突围、寻求赢利暂时还不现实。

至少摆在 DApp 开发者面前的,还有资金、用户、技术等这几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中,有的项目可以解决,有的只能依赖整个行业的迭代。

不过,区块链游戏这个命题,依旧有广阔的前景。因为根据 DappReview 数据,今年第一季度三大主链总计 DApp 交易流水达到了 36 亿美金,相比于去年全年的 50 亿美金,不难预计:今年上半年,这个数据就能轻松超越去年全年的数据。

只要忠诚的用户还在、进场的开发者越多,再加上基于公链开发的游戏质量更好,区块链游戏总有一天会离普通大众越来越近,甚至触手可及。


版权声明

声明:所有在本站发表的文章,本站都具有最终编辑权。本站全部作品均系区块链之路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站联系。。
更多区块链知识:www.qkl9966.com 区块链之路。


风险提示:数字货币投资具有极大的风险,请在尝试投资前确定自己承受风险的能力。

评论